一树梨花压海棠,一场孽缘

2019-11-02 01:13栏目:影视影评
TAG:

《洛丽塔》讲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大学教授法汉伯特人过中年仍然单身,自从年幼时的初恋女孩死去后,心中总藏着一个温柔而猥亵的梦魇——那些十几岁的青春少女们对他有着不可抗拒魔法般的吸引力。一次他无意中看见了的12岁女孩洛丽塔,立即疯狂地爱上她。为了接近她,他不惜与洛丽塔的母亲夏洛特成婚,在汉伯特与洛丽塔外出游玩时,洛丽塔引诱了汉伯特。夏洛特得知真相后,激愤地冲出家门被车撞死。夏洛特死后,汉伯特带着洛丽塔四处漫游,洛丽塔逐渐不能忍受这种生活,被花花公子克拉尔·昆宁拐走。几年后,汉伯特发现洛丽塔已为人妇并怀有身孕,他绝望地向昆宁开枪......

       一场畸恋,一场孽缘,它被认为是变态和不道德的。亨伯特被视为文学中恋童癖的典范。尽管当今社会逐渐开放,但《洛丽塔》所涉及的问题,仍然是一个禁忌。

关于恋童癖(Pedophilia),在国内的一本性学词典里有如是定义:“(恋童癖)又称‘嗜童癖’、‘诱童狂’。以异性或同性的儿童为性欲对象的一种性变态行为。多见于男子,他们常对儿童进行性侵犯,以获得自身的性满足。儿童之所以成为恋童癖者理想的性爱对象,是因为儿童没有力量反抗这种性变态者的侵犯行为,且比成人容易听从摆布。恋童癖者一般都有人格方面上的缺陷,对成人之间的性关系怀着恐惧,而儿童会令其在性方面较少感到焦虑……”
而纳博科夫在其著作《洛丽塔》中则对恋童癖者作如下描述:“你必须是一个艺术家,一个狂人,一个无限忧郁的造物,你的欲望冒着热毒的气泡,你诡谲的坚毅里有一股超肉欲的火焰永远通红(噢,你是必须怎样畏缩和隐藏起来啊!)”

日日与君好。

纳博科夫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小说家之一,他的文学评论集《文学讲稿》对后世的影响非常大。《洛丽塔》这部以乱伦/恋童为题材的小说,让当时的上流社会感到十分震怒,其文学价值却日益得到承认,被认为是堪与《尤利西斯》媲美的杰作。正如纳博科夫在《文学讲稿》序言中说的,如果读者翻开《包法利夫人》“只想到这是一部‘谴责资产阶级’的作品,那就太扫兴,太对不起作者了”,《洛丽塔》也并不是一部渲染色情的小说,小说语言有着散文的行云流水与天马行空的大气, 以细腻的细节描写和心理刻划,将一个羞怯、自闭、神经质男人的内心世界展示得淋漓尽致。对小说另一种较为流行的解读是,《洛丽塔》并不单纯是性的小说。它影射了以欧洲为代表的传统精英文化向以美国为代表的现代流行文化的臣服,或曰老迈的欧洲文明妄图通过劝诱年轻的美国文化而达到复兴,表达的是前者的悲哀无奈和后者的傲慢狂欢。

       亨伯特爱得飞蛾扑火,焚身,我同情他,那是爱,席慕容有言“爱,必得忧伤”。我敬佩他为爱奋不顾身的勇气,尘世中多少人心甘情愿让爱被无奈的生活磨去原始的颜色和形状,就像王小波说的那样进入社会的每个人就会开始想着要赚钱,买房子,结婚,生小孩,生活总会不可避免地走想庸俗,人生的转变规律我们也会无一遗憾地遵循下去,之后,我们会变得小心翼翼,生怕踩上了规律的警戒线,生怕别人看到,当我们踩线之后,鸣笛四起时,我们脸上的尴尬与眼中的惊愕暴露于众。

《洛丽塔》讲述了一位中年男子与未成年少女洛丽塔之间的乱伦恋情。在大学里靠教授法文为生的亨伯特人过中年,自从年幼时的初恋女孩死去后,心中总藏着一个温柔而猥亵的梦魇。那些十几岁的青春少女们对他有着不可抗拒魔法般的吸引力,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在9岁和14岁年龄限内的一些处女,能对一些着了魔的旅行者——尽管比她们大两倍甚至好几倍——显示出她们真实的本性,不是人性的,而是山林女神般的(也就是说,鬼性的);而这些被选中的小生命,我想命名她们为‘小仙女’。”——他一直小心翼翼地包藏着这个隐秘的欲望,只是用颤抖的灵魂呼唤着那些肤浅狂躁的小仙女们。
一次偶然的机缘,他成为了夏洛特(洛丽塔的妈妈)的房客。他疯狂地爱上了夏洛特年仅12岁的女儿——洛丽塔。而与此同时,夏洛特也看中了亨伯特,一心要为自己和洛丽塔找个靠山。为了能够继续跟心中的小仙女洛丽塔生活在一起,亨伯特违心地娶了庸俗且臃肿的夏洛特为妻。但最终夏洛特还是发现了亨伯特对自己女儿的迷恋。激愤的夏洛特冲出家门,却遭遇车祸身亡。亨伯特于是带着洛丽塔开始了一段美国高速公路上到处逃窜的乱伦爱情……直到狂躁的洛丽塔开始厌倦最终离开了他。失去了生命中的小仙女的亨伯特在绝望与悲哀中杀死了当初拐走洛丽塔的男人奎尔蒂。
上述内容是小说《洛丽塔》的梗概,根据小说改编出的两部《洛丽塔》电影基本上做到了忠实原著。两相比较,新版的彩色《洛丽塔》要比黑白的1962年旧版更加出色,虽然后者是美国最伟大导演库布里克的作品。
《洛丽塔》小说原著虽然行文幽默且如天马行空般不羁,但其主题却有着极悲的内核,那便是哀惋欧洲文明艺术传统的沦失,正如纳博科夫在小说最后一段写下的结语:“我正在想欧洲的野牛和天使,在想颜料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这便是你与我能共享的唯一的永恒,我的洛丽塔。”——而库布里克对之进行的黑色幽默式的现代手法处理,使其在对原著主题的把握上失之偏颇。
1997版《洛丽塔》电影虽然亦有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其凝重优美的黑色哥特风格的叙事手法也许更接近于原著晦暗的主题内核。
新版《洛丽塔》的导演是拍电视广告出身的美国导演艾德里安•莱恩(Adrian Lyne) ,熟悉美国电影的影迷对艾德里安•莱恩的风格应该不会陌生,《爱你九周半》、《致命吸引力》《不道德的交易》等等都出自他的手笔。其特点是情欲意味很浓,深层思考不足,总是长久地纠缠于中上层资产阶级意乱情迷的男女两性关系。所以当年他放出口风来要重拍纳博科夫名著《洛丽塔》的时候,很多评论当即回应“将十分糟糕”。
但莱恩不为所动,只不过拍竣之后做了重新剪辑,以符合美国严厉的反儿童色情法(就是这项法律把“铁皮鼓”一片告上法庭)。尽管如此,该片还是在国内院线遇到红灯,虽然导演名头很亮,且片子有强大的演员阵容和成功的海外票房,但依然没有美国发行商愿意摸这块烫山芋,因为乱伦题材在美国社会可谓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应该说新版《洛丽塔》有着诸多看点,扮演亨伯特教授的杰瑞•米艾恩斯(Jeremy Irons)的演技自不待言。扮演洛丽塔的15岁少女多米妮科•斯万(Dominique Swain),更是从2500多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当时的她还是一名中学生,之前没有任何表演经验。她出场时沐浴着阳光和洒水器喷射出的水滴,趴在草坪上读明星画报的玲珑身段可谓惊艳。后来她还曾在吴宇森的《变脸》中扮演约翰•屈伏塔的女儿——那是另一个“洛丽塔”式形象。
新版的摄影极为出色,用光和服装都异常考究。出自大师之手的电影配乐同样值得称道——那优美且凄迷的音乐,狠狠地渲染了影片中挥之不散的阴郁情绪。
新版的全片预算高达五千六百万美元——对于一部根据文学名著改编的艺术电影来说,这无疑令人瞠目结舌,也足见莱恩重塑经典的野心。

看完这本书之后的一周,一个暴雨的周末,躺在床上看了97年版Adrian Lyne 导演的《一树梨花压海棠》, 主演: Jeremy Irons / Melanie Griffith / Frank Langella / Dominique Swain 上映年度: 1997 语言: English

《洛丽塔》先后两次被搬上银幕,1962年版由电影大师库布里克执导,当时因为争议很大,一些明星怕影响形象拒绝了库布里克的邀请。1997年,《爱你九周半》导演亚德里安·林恩重拍了该片。对中文版《洛丽塔》翻译不满的读者,可以从两部影片中,去感受一下大师的风采。

     “ 洛丽塔 , 我的希望之光 , 欲望之火…… ”

值得一提的还有《洛丽塔》有趣的中文译名“一树梨花压海棠”,这一典故源于宋代词人张先(990—1078,字子野)和苏轼之间的一次文人调侃:
张先在80岁那年却娶了一位18岁的女子为妾,一次酒宴上,作为好友的苏轼做了一首诗调侃他:“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显然这其中“梨花”和“海棠”被用来暗指“白发”与“红颜”,即老夫少妻。后来这也就成了“老牛吃嫩草”的一种委婉雅致的说法。
《洛丽塔》的片名,在翻译时被译成了“一树梨花压海棠”,从内容上来说,倒也还算贴切,而一个“压”字颇引人浮想联翩,想入非非,既香艳暧昧又风流尽显。应该算是一个翻得很有趣味的译名吧。

“大学教授法汉伯特人过中年仍然单身,因其年幼时的初恋女孩死去后,汉伯特的热情和青春也都一起死去。多年后他无意中看见了的12岁女孩洛丽塔,内心的死灰复燃,陷入一个春光旖旎的迷恋:沉沦的,无伦的,纯粹的,无法自拔的……为了接近她,他不惜与洛丽塔的母亲夏洛特成婚,夏洛特得知真相后,激愤地冲出家门被车撞死。夏洛特死后,汉伯特带着洛丽塔四处漫游,洛丽塔逐渐不能忍受这种生活,被花花公子克拉尔·昆宁拐走。几年后,汉伯特发现洛丽塔已为人妇并怀有身孕,他绝望地向昆宁开枪......”

杨振宁与翁帆的老少恋掀起的风波,几年后仍有报纸在吵——这还是21世纪,这还是两个成年人的爱情,尚且如此。可以想像几十年前,一个中年人爱上未成年少女的故事,会怎样震惊世界。
“他们怎么能将《洛丽塔》搬上银幕?”这是1962年版的《洛丽塔》公映时的宣传语。1955年,美籍俄裔作家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出版了小说《洛丽塔》。这部后来被誉为“当代文学里程碑”的名作,却长期被列为禁书,受到广泛而持久的非议。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先从它的电影中文译名“一树梨花压海棠”说起。

       有两名好莱坞导演把《洛丽塔》搬上银幕:斯坦尼-库布里克和艾德里安-林恩。库布里克在 1962 年拍这样的题材,显示了他对社会道德的思考。人性的种种阴暗,也是他要表现的。林恩公开表示不喜欢库布里克导演的《洛丽塔》,认为他没有忠于原著,于 1997 年翻拍了《洛丽塔》。就我个人来说,我更喜欢林恩的《洛丽塔》,因为他最终将这个故事理解成一个爱情故事,在我看来,那的确是一个爱情故事,悬崖边的爱情故事。

•《洛丽塔》比中国古代禁书《肉蒲团》要高出许多,无论是文字还是内涵。——东郭先生与狼共舞

洛的出场:

北宋天圣八年有一位叫张先的进士,后来官居尚书都官郎中。他很有才名,因“云破月来花弄影”这样的名句,被称为“花弄影”郎中。据说张先80岁的时候娶了一个18岁的小妾,喜欢开玩笑的好友苏东坡做了一首诗调侃他:“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之后,“一树梨花压海棠”成为老夫少妻,也即“老牛吃嫩草”的委婉的说法。

       亨伯特,那张没有眼泪,却仍在哭泣的脸,穿越了时空在我的耳边喃喃自语:洛丽塔,我的希望之光,欲望之火……

•我常常有意在性爱场面的拍摄中加入幽默的成分,这使我有机会令观众在欣赏影片时能够发出会心的一笑。因为在美国,观众在面对电影中的难堪场面时总是显得很不自然。——本片导演艾德里安•莱恩

 一个安宁的花园,绿莹莹的青草地,午后的阳光肆意地洒落这个庭院,草坪上,正在自动喷水,扭转的跳舞般的龙头,似乎无章地喷洒着水珠:晶莹而又剔透,Lolita趴在草地上,翘着两只光脚Y,悠闲地翻看着人物杂志,毫不顾及水珠淋湿透了她的连衣裙,接近肤色的连衣裙,紧紧裹在她曼妙早熟的身体上,青春,喷薄而出。她那么悠然,安详,自得,似乎不经意地扭头,对着汉伯特嫣然一笑,嘴角的弧度似乎是礼节性的,但连同她的牙套,她的眼神里,写着:命中注定。也就这天真的挑逗,汉伯特一生的罪恶和灵魂,全都交付于她……当汉在洛与奎因私逃且消失数年后收到了Lo的求救信,再次重逢,他看着眼前的故人,这样感慨:

       亨伯特,我是那么同情他,怜悯他,可以将所有道德抛掷脑后。他爱洛丽塔,爱得卑微,爱得刻骨铭心。影片采用了倒叙的手法,开片的场景是亨伯特开着老爷车形式在荒凉的公路上,手中还捏着那把血淋淋的枪,眼神荒芜,似乎在等待死亡,似乎他已完成了生命中所有的事情,等待着死神来接他去异域彼岸。独白响起:早上,她只是阿洛,一只袜,婷婷四尺十的阿洛;便服下,她是洛丽;校园内,她是黛丽;签名栏中,她是杜洛丽;在我怀里,她是……永远的黛洛丽,我的挚爱,我的欲焰,我的魂魄,黛洛丽。

在好莱坞电影史中,卓别林无疑是最出名的一位恋童癖者,他一生结过4次婚,其中3次是和17岁豆蔻年华的姑娘或更妙龄的少女结合的。而婚姻之外的卓别林更是乐此不疲,他不停在工作之余猎取14岁左右的小女孩儿。对此,卓别林曾如是说:“人生最美好的形态是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女。”
某种意义上美国俄裔作家纳博科夫是卓别林的信徒,当然不是指纳博科夫在私生活中对其效仿,而是指他那部惊世绝伦的著作《洛丽塔》。这本小说的主人公与卓别林的第二任妻子同名——后者在其14岁时,在蒸汽浴室的瓷砖地板上失贞于卓别林。
《洛丽塔》无疑是将恋童癖艺术化了的作品中最杰出的一部,虽然很多人试图从中挖掘各种隐秘的象征意义,例如有人认为这部杰作是衰老的欧洲诱奸年少的美国的象征,有人则认为它是年少的美国诱奸衰老的欧洲的寓言。但纳博科夫本人却对这些论调不以为然,而只是试图将一种“审美狂乐”的感觉带给他的读者。这是他对文学艺术作品简单但又苛刻的标准,而他本人认为能达到这一标准的作品少的可怜,其余的则全是垃圾,包括《堂吉诃德》和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几乎所有作品。
《洛丽塔》小说自1954年问世后曾一度被禁,根据小说两次改编成的电影亦遭受了同样命运。随着时间的流逝,今天的《洛丽塔》小说已是现代最经典文学作品之一,但这类题材的电影似乎依然还是禁区,或许对比文字,人们更害怕来自于影像的直接冲击。

故事的结尾:

       一场畸恋,一场孽缘。

•说实话,大师库布理克62年版的电影《洛丽塔》太老实,太阴沉,并伴随着不合时宜的黑色幽默,令人失望。而令行家们又一次大跌眼镜的是97年艾德里安•莱恩版的《洛丽塔》,本对其不抱希望的人们惊叹于这部电影的水准,那是一种气质上的准确。这位美式“粗俗少女”的口香糖、牙套、跟着老唱片爵士乐跳大腿舞,都是小说里似有似无的,但是必须如此,才能用视觉艺术把这个形象展现得如此迷人精彩!
而初见洛丽塔,阳光里浇草地的水龙头下,翘着脚,读着明星杂志的,湿漉漉的性感少女——这是原著小说里没有这个奇妙画面……

……汉伯特说:“这里离你熟悉的那辆车只要25步距离。和我一起走!”

       终于在某个雨夜,亨伯特发现了洛的继续,她在预谋逃跑,她不爱他,她始终认为他是害死她母亲的杀人凶手,扭搭,争吵,逃跑……她的不爱,如此残酷地成为一个事实摆放在他的眼前,他也曾逃避,否定,自欺,可终究是一地烟花,苍白无力。他已经不再年轻,不再热情,没有什么可以奉献。在寂寞的时候,他多希望有个女子用双唇滋润他干枯的嘴唇,用脚摩挲他荒凉的皮肤。可是他掉进了一个坑,忽视了他的挚爱洛往这个坑里填土。洛丽塔终于还是从他身边逃走了,他踏破铁鞋地寻觅,只是徒劳。三年后,一封求助信,洛丽塔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她已为人妇,已经不在是当年那个喜欢伴劲歌跳现代舞的洛。亨伯特望着洛,又是一段独白:我望着她,望完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像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当日的如花妖女,现在只剩下枯叶还乡,苍白、混俗、臃肿,腹中的骨肉是别人的,但我爱她,她可以褪色,可以萎谢,怎样都可以,但我只看她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千真万确,在现代社会,‘色情’这个词,意味着平庸,营利主义,以及故事表述手法的种种规定,这样的小说必须具有时常变化的色情场面,色情场面之间的段落必须减少到仅仅把故事的意思缝合起来,读者大概会跳过这些东西不看,但是,缺了这些东西他们又觉得被骗了。更要紧的是,书中的色情场面必须越来越令人兴奋,新的变化,新的组合,新的性活动,参与者的数目也要稳步增加。——《洛丽塔》小说作者 纳博科夫

《一树梨花压海棠》的译名应该出自苏东坡嘲笑老友花弄影老牛吃嫩草的诗句:“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很喜欢这个译名,想起那首流传在街头巷尾的词:
君生我未生,

       亨伯特颤抖着请求她迈出 25 步,到她熟悉的老爷车里去,跟他走,她拒绝了,她不爱,她说她爱那个带她逃走的男人,那个要她拍情色片的可恶的性无能的男人。亨伯特给她所有的钱,在他跨出洛的家门的时候,还带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她:“你会记得我们之间的事吗?”她叫他爸爸,以此否定了。亨伯特彻头彻尾地绝望了,真的心如死灰了,他应该哭泣,两条深深的发令纹略略抽搐,压抑自己。亨伯特持抢杀死了那个带走洛的男人,他一副淡漠的神情在被一群警车追踪的公路上行驶,最后他站在山坡上望着洛现住的村庄,独白再次响起:当时,我耳边响起的是一片儿童的欢笑声,另我心灰意冷的不是身边没有洛丽黛,而是欢笑声中没有她……

•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在早晨,她就是洛,普普通通的洛,穿一只袜子,身高四尺十英寸。穿上宽松裤时,她是洛拉。在学校里她是多丽。正式签名时她是多洛雷斯。可在我的怀里,她永远是洛丽塔。——《洛丽塔》小说开篇之语

    Lolita, 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 My sin, my soul.

      《洛丽塔》,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关于爱的寂寞,关于爱的荒芜,关于爱的男人。

怎样都可以     

       作家纳博科夫从俄国流亡到美国的时候用英文写了 << 洛丽塔 >> 这部小说,该书触及到了恋童的主题:不惑之年的亨伯特迷恋上了未成年少女洛丽塔,而且亨伯特是洛丽塔的继父。

她可以褪色,可以萎谢     

       那年圣诞,亨伯特在狱中死于动脉栓塞。

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那年圣诞,洛丽塔死于难产。

但我只要看她一眼     

       亨伯特,是继父,也是情人。他在爱,纵然自私狭隘,亦是因爱得撕心裂肺,以至丧失安全感。他在爱,纵使这爱倍受社会的争议与谴责,他亦在世人的鄙夷中监守自己纯挚的爱情。

我想,爱情应该不能用伦理来简单定义的,因为爱情本身,就是太抽象的东西'' (注:在书中,lolita 12岁,在电影中被改成了14,5岁的光景。)

       故事讲述了年逾四十的大学教授亨伯特,因年少时初恋女孩的去世,心中埋藏着一个温柔且猥琐的梦魇。他隐藏着这个欲望,原本以为这一生已沧海桑田,但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成了夏洛特(洛丽塔的母亲)的房客。于是那个梦魇被唤醒,他疯狂地爱上了夏洛特年仅十四岁的小女儿——洛丽塔。机缘巧合的是,夏洛特也看上了亨伯特,想让他成为洛丽塔的继父。亨伯特为了继续和洛丽塔相处,为了心中那份温柔情怀得以继续,他违心地娶了夏洛特,并用各种方法逃避与夏洛特行夫妻之事。可最终夏洛特还是从他那个上了琐的抽屉里翻出了真相,知道了他对洛丽塔的迷恋,愤怒的夏洛特在冲出家门去寄信的途中,车祸身亡。亨伯特于是去夏令营营地接了洛丽塔,开始了他们漂泊于美国高速公路上的乱伦爱情……直到狂躁的洛丽塔厌倦地最终逃走,离开他。他在绝望和悲哀中杀死了当初带走洛丽塔的男人。

--终于明白,什么叫:“情难以堪”! 这样的感情:太深了,太浓了,太沉了……

        电影《洛丽塔》还有一个中文译名《一树梨花压海棠》,这个名字带有几分坏心的调侃,同时有种香艳暧昧的意味。“一树梨花压海棠”出自宋代苏东坡嘲笑好友词人张先的调侃之作。据说张先在 80 岁时娶了一个 18 岁的小妾,东坡就调侃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之后,“一树梨花压海棠”成为老夫少妻,也即“老牛吃嫩草”的委婉的说法。

使我悲哀的,不是我的身边没有洛丽塔,而是在这欢声笑语中没有她……

在上海图书馆对面的周末原版书地摊上随意翻看,最后买了《LOLITA》,因为看文章第一句话,便被吸引:

望了又望     

现在只剩枯叶还乡     

我望着她,

故事梗概:

 ……and then i knew that the hopelessly poignant thing was not lolita's absence from my side, but the absence of her voice from that concord.

但我爱她     

昔日如花妖女,

我生君已老,

汉伯特枪杀了奎因,开着那辆老爷车, 满脸血污,落在方向盘上的双手也粘满了鲜血,他看上去仿佛万念俱灰,却又心愿已了,苍老,憔悴,让人心碎。他将头靠在了车窗上,任由车像喝醉了的酒鬼,在乡间路上左右摇晃,那把带血的左轮手枪,在坐垫上滑来又滑去。最后,汉从那辆老爷车上下来,遥望山脚下的村庄,听到远处儿童的欢声笑语,内心独白:

汉的这段独白,将LO的叛逆不驯和汉的痴情无助,无奈的迷恋,赤裸裸地呈现在观者眼前。--也许是因为人不可抑制的情欲,也许是因为个中的欺骗和背叛,又或者,是因为爱情本身,它无关年龄,就注定是一场劫难和宿命,人与生俱来的原罪。 --勾引,占有,利用,背叛 只有这种不对称的情感的汹涌暗流,才是生活中最为华丽最为真实的美。 汉朝自己举起了枪,这一场孽缘,终得解脱。

提笔想写下自己对这个故事的感想,却发现在MSN的SPACE上"LOLITA"作为文章名是禁用的,想到当年第一次将书改拍成电影,就被很多当红明星因为社会舆论而拒绝出演,便颇有点被文化强奸的感觉!!!(This entry's title contains language that is prohibited. Please delete the prohibited language from the title of the entry.)

……汉伯特说:“不要碰我。你一碰我,我就会死。”

恨不生同时,

苍白 臃肿 混俗     

腹中的骨肉是别人的     

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树梨花压海棠,一场孽缘